晋江市陈埭镇鞋都路上,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人鸟”)总部外的露天广告牌格外显眼,它告诉着过往的路人以“凤凰涅槃”命名的2022年Q1Q2新品发布会暨产品订货会这几天(8月2日—6日)正在召开,当然“凤凰涅槃”的意义对于贵人鸟而言并不仅仅只是这场新品发布会。

从7月22日开始,证监会撤销了贵人鸟股票的退市风险警示,贵人鸟股票名称“*ST 贵人”变更为“ST 贵人”。

这是一个好消息。事实上,在7月初完成重整计划后的不到一个月时间内,贵人鸟动作频频:将总部从厦门观音山迁回晋江陈埭镇,贵人鸟实控人林天福的儿子林思萍接掌了企业,紧随其后,投资开展粮食贸易业务布局,砍掉生产线,注销部分分公司……

种种举措,似乎在向外界传递一个积极信号:尽管在过去两年多时间内,这家企业身上有着这样那样不太利好的传闻,但如今,完成重整之后的贵人鸟并不愿就此趴下,而是想更积极面对未来的挑战。对此,业界也有颇多期待。

从上市到重整

7月2日,泉州中院确认贵人鸟重整计划执行完毕。这对于贵人鸟而言,应该是这漫长3年里最好的消息。

2014年,贵人鸟在上交所登记上市,接下来的一两年时间里,贵人鸟受到了市场热捧,2015年,贵人鸟股价最高突破67元人民,拿到最高400亿元人民的市值。

事情在2018年起了变化。当年6月14日到6月25日,贵人鸟遭遇连续7个交易日跌停,总跌幅达到55%左右,市值蒸发约90亿元,2018年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的股权质押率已经高达99%。随后一段时间里,市场上到处是贵人鸟开始抛售业务、投资标出手、债务逾期、少数股权被司法拍卖、大部分股权遭到冻结的各类消息。

而在业绩方面,从2018年到2021年第一季度,贵人鸟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亏损7亿元,2019年亏损金额11亿元,2020年有所缓和,但依然亏损4亿元。与此同时,2020年8月、12月贵人鸟均申请破产重整。

曾经叱咤风云的贵人鸟将走向何方?彼时,业界对此有着诸多揣测。

2021年4月,贵人鸟公司重整公告,东北企业“泰富金谷”及4名自然人,共计拿出7亿元参与此次的重整。其中“泰富金谷”出资4.17个亿,获得公司3.2亿股股份,持股占比超过两成。也因此,贵人鸟在今年7月顺利完成重整计划,“宣告破产”的一幕并未出现。

一名鞋服行业分析人士表示,贵人鸟上市之后的泛体育化资本运作,或许是将企业置于危险边缘的重要原因。2014年国务院46号文发布,体育产业的发展热情被迅速点燃,贵人鸟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开始了一系列的收购,先后涉足投资、科技、足球经纪业务、体育保险、运动项目管理、健身等。

“贵人鸟上市后进行了多次大手笔的投资,希望借此布局泛体育产业,但目前来看,这些投资和泛体育产业上的探索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让企业陷入了资金困局。”上述分析人士指出。

而对于此次重整,业界持谨慎态度的居多。“重整成功后的贵人鸟或许只是短暂地化解了公司债务危机,改善了公司资产负债结构。贵人鸟是否可以逐步恢复持续经营能力和盈利能力,重回良发展轨道,是贵人鸟当下最为迫切需要解决的。”一不愿具名的业界人士分析。

重整后的大刀阔斧

对于外界的种种观点,贵人鸟一个月来一个又一个的动作,或许可以看成是一种回应。

7月15日,贵人鸟在公告中对外着重讲了两件大事,一件是砍掉生产线,另一件是注销一批无实际经营业务的分公司。

砍掉生产线,意味着贵人鸟生产完全靠外,贵人鸟将其称之为“经营模式优化调整”。此前,贵人鸟运动鞋服产品以自产为主,另有部分外协加工。按照公告,今后贵人鸟运动鞋服相关产品均采用外协加工采购模式,与生产相关的人员、业务大部分将不再保留,相关资产也将重新规划用途。

变革生产模式的同时,贵人鸟也把变革延伸到了内部管理。

拟注销除北京、厦门分公司以外的14家分公司,并由公司承接拟注销分公司的全部资产、债务及人员。这14家公司中,除2014年成立的贵人鸟股份泉州台商投资区分公司之外,其他13家均为2018年注册成立的。

此举,贵人鸟的目的也很简单,“为进一步优化公司内部管理机构、提高公司管理效率、降低经营管理成本”。

此前,贵人鸟在其重整计划中表示,在重整投资人完成对贵人鸟的投资后,将聚焦运动鞋服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等主营业务,通过注入资金流、梳理经营渠道、运营新品牌等改善贵人鸟生产经营情况。在优化销售渠道上,其指出要关闭亏损店铺,全面实行经销商代理模式等。由此可见,此次分公司关闭和其给出的“承诺”直接相关。

对这些痛下狠手的,是上任不久的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林思萍:如今的贵人鸟,林思萍接过父亲林天福手中的“接力棒”,统管整个公司的品牌建设和运营管理;林天福则退到幕后,主管产品研发和供应链。

公开资料显示,林思萍是个海归,拥有美国堪萨斯大学金融学士学位,2012年至2014年在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投资银行部担任分析员。自2017年5月至2018年12月任公司董事,此后还任公司副总经理。

“未来两到三年的时间,一定要把公司失去的这些声誉重新再找回来。”林思萍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贵人鸟会搬回晋江,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重回主赛场

让贵人鸟重整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便是,重整投资人泰富金谷。

根据公开资料,泰富金谷并没有太多信息,只能看到成立日期是2019年。但是其关联企业和美泰富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大企业,成立时间是2013年,主要从事粮食贸易、仓储加工、粮食供应链大数据台等,覆盖粮食产销全产业链,曾被评为“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泰富金谷是其子公司。

当知道重整投资人身份时,业界的质疑声一片,泰富金谷其实和贵人鸟的主营业务完全不匹配,毕竟粮食和鞋服是两码事,哪怕是贵人鸟之前的投资也没有一项是跟粮食相关的。

而在重整成功的同一时间,贵人鸟就对外发布,拟以自有资金5000万元,设立全资子公司上海米程莱贸易有限公司,除了从事运动鞋服销售外,还增加了粮食贸易和食品经营业务。

从业务属而言,这家全资子公司更像是为泰富金谷量身定做的。

值得注意的是,从股权结构来看,泰富金谷持有贵人鸟20.36%股权,另外4名自然人重整投资人合计持股比例为14%。受重整影响,林天福100%控股的贵人鸟集团(香港)所持公司股权由66.20%稀释至26.48%。重整投资人持股比例合计接35%,远超控股股东。

外界担忧的是,泰富金谷借重整之机进入公司,业务不仅难以助力公司运动鞋服主业,今后可能还有变数。

外界的另一个担忧则是,即使未来贵人鸟能够聚焦体育用品这个主业,但在过去的几年时间内,国内体育用品市场的竞争格局已经发生比较大的变化。贵人鸟重回主要赛场的机会有多大?

“如果只是采用常规的营销手段,没有更具卖点或者突破的举措,贵人鸟很难撼动国内体育用品‘一超多强’的格局。对于贵人鸟,找准一个细分切入点,先把根扎住,或许更为现实。”上述业界人士表示。(记者 柯雅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