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备资质从事除皱等项目,机构用低于成本的销售价格做宣传,然后漏打、少打甚至使用假冒伪劣产品……8月9日,人民日报发文《医疗美容,要最佳效果也要防不良后果》指出上述乱象。

绣完眉毛再来个除皱项目,以低价引流,最终再让消费者为高价买单,文中报道称,四川成都市消费者夏女士称其母亲被某短视频台398元的绣眉广告吸引到店消费后,在店家的诱导下,还进行了“细胞透析、prp血清除皱”等项目。最终,被398元项目吸引的夏女士母亲共花费1.2万元。

此外,当生活美容想要进入医美市场分羹,无疑给这一市场添了一份乱。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部分美容美发店推出水光针等医美项目。朝阳区一家位于美发店二楼的美容院提供水光针、热玛吉等医美项目。当记者进一步询问时,该店工作人员表示,到时美容师会带顾客到自家开的医院进行操作,但具体哪家医院,店家没有说明。

同样,消费者小金向北京商报记者抱怨称,自己的母亲在三无美容院储值了几万元,没有无菌环境,美容院就敢给消费者打水光针、割双眼皮,自己怎么劝母亲都不听。

不具备资质却进行相关医美项目的操作让行业变乱。2020年艾瑞咨询发布的医美行业调研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合法医美机构数量约为1.3万家,而不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黑机构超过8万家。

一些医美机构在宣传过程中只谈“最佳结果”,不谈“不良后果”同样是人民日报里提到的问题。

日前,私立医美机构伊美尔向港交所递表,欲冲刺资本市场,而广告拓客是伊美尔提升机构知名度的方式之一。

尽管广告宣传语看上去美好,但并不意味着零事故,报告期内伊美尔曾多次触碰广告红线。2019年8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2019年第二批虚假违法广告典型案件。其中,伊美尔100%控股的天津伊美尔医疗整形美容专科医院有限公司通过自有网站发布含有“出血更少、更安全”“切口无痕,恢复快”“20余年美胸经验、零事故、零担忧”等表示功效、安全的断言或者保证内容的广告被罚。

据不完全统计,年来伊美尔全国各地的分支机构多次发生医美事故,仅青岛伊美尔国宾整形外科医院就发生了6起医美事故。

四川天府健康产业研究院首席专家孟立联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资本裹挟是造成医美市场乱的重要推手,资本利益最大化,所以推动美容范围的扩大化。

行业乱象频出,国家也不断加强监管力度。从2014年开始,国家每年都会发起打击非法医美行动,自上而下联动,规范医美行业秩序。今年6月,国家卫生健康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决定于2021年6-12月联合开展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严厉打击非法开展医疗美容相关活动,严格规范医疗美容服务行为。

北京朝阳医院整形外科主任范巨峰认为,对于乱象首先重点应该加强资质监管。其次,医疗机构也应依法加强执业自查工作以消除安全隐患。在具体操作层面上,医美机构不得使用不符合国家规定的药品、“以次充好”“知假用假”。孟立联认为,医疗美容有必然,但不能无序、无限和无法,需要制度保障、标准规范和正确的价值观引领。(记者 姚倩 实记者 黄雅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