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积不大的小黑屋里传来声音:“才子佳人巷,夜半琴声扬。闻者皆断肠。我叫子衿。”“北风卷霜雪,匹马渡横川。我是千山客。”“文无,昨晚白衣男子死的时候你为什么躲在草丛里,他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几个年轻人身着明朝服饰,手捧剧本,围坐桌前推理案情。

这不是在拍戏,更不是穿越了,这些年轻人是在玩一种叫做“剧本杀”的游戏。年来,随着综艺节目《明星大侦探》的爆火,剧本杀日益受到年轻人的喜爱。

这是一种沉浸式的逻辑推理游戏,通过剧本设置的情节和逻辑,让玩家代入特定角色,围绕剧情进行人物关系还原、交流探讨、交换线索,共同揭开秘密或发现凶手。剧本杀目前已衍生出推理类、情感类、机制对抗类等多种类型,满足玩家多元娱乐需求。

这两年,宜昌街巷中陆续出现了不少剧本杀店铺。剧本杀在宜昌是否也像一、二线城市那样火爆?发展前景如何?日,记者走访多家“剧本杀”店铺一探究竟。

独特体验深受年轻人喜爱

穿过CBD中央大街,拐进一处居民楼内,二楼有一家叫做“白日梦想家”的剧本杀店铺。

游戏室里除了桌椅、道具和饮品小食等,并无其他,和大城市的实景“剧本杀”有很大差别。“实景场地投入太大,相应的价格更高,宜昌的消费水达不到。”店主陈女士说,宜昌只有少数店铺有小规模实景,大部分是原来的桌游和密室转型衍生而来。

记者在美团上搜索,发现上面有几十家剧本杀店铺,每家有多则70多个,少则20多个剧本可供选择。大多数店铺注明是“桌面剧本杀”,有少数几家则注明是“实景剧本杀”。

位于金缔华城的“剧中人侦探社”,是一家剧本杀老店。店主毛家俊是宜昌剧本杀联盟的负责人。“玩剧本杀的主要以学生和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而有些一二线城市的消费群体年龄已经拓展到了四五十岁。”毛家俊介绍,剧本杀独特的游戏体验和互动模式,对年轻人特别有吸引,“经常有热爱剧本杀的玩家从别的城市专程过来打卡独家本。”

大二女生小胡很喜欢玩剧本杀:“这个游戏可以让我像演员一样体验百态人生,也可以根据剧本风格体验不同地域和时代的生活。”

而对于大二男生小张来说,玩剧本杀是社交需要:“在这里可以认识许多朋友,虽然剧本本身也很有意思,但是对我来说,社交比故事更吸引我。”

剧本杀普遍4、5个小时的游戏时长,正好给期望交友的玩家们提供了充分交流的机会。

体验感受多方面因素影响

剧本杀是一个“体验至上”的时尚游戏。记者发现,宜昌的剧本杀店大多在居民楼中,面积不大,以桌游为主,店内环境沉浸度并不算太好。美团上剧本杀价格一般在58至168元之间不等,主要是根据剧本供应情况而定。

但在美团用户评价上,玩家普遍对宜昌剧本杀店家给了好评,内容大多是对剧本和主持人点赞,“刺激”“代入感强”“专业”等内容成高频关键词。而一些感觉一般的玩家,则是对多方面情况不太满意。

“影响玩家体验感的因素很多,但剧本是内核,主持人的带本能力相当重要,还有就是环境等因素了。”“白日梦想家”店主陈女士认为,剧本最重要,玩家一般都是根据剧本来挑选店铺。

玩家小郑老师则认为,好的体验感离不开精彩的剧本,专业DM(Dungeon Master,剧本杀主持人),默契的队友,三者缺一不可。

而在毛家俊看来,一个专业DM(Dungeon Master,剧本杀主持人)是一场剧本杀游戏的灵魂人物,也是保障玩家良好游戏体验的关键。

记者在走访调查中发现,没有带本的主持人都在认真阅读剧本。一名主持人告诉记者:“老板要求我们在带本的时候脱稿,好营造一个和谐沉浸的环境,让玩家更有代入感。”

“我们的主持人需要定期培训,提高他们的主持素养,以保证玩家获得最优质的体验感。”毛家俊说,DM的专业度是很多玩家选择剧本杀店的决策因素。

竞争压力大还有成长空间

剧本杀在2019年开始进入宜昌,相比其他大城市,宜昌剧本杀市场,无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都还处于一个成长阶段。

店主陈女士告诉记者:“一年来开了很多新店,虽然每个店铺的主打剧本不同,但同行竞争压力还是越来越来大。”

虽然涌现了很多新店铺,但关店也不断“上演”。除了自身经营不善,恶竞争也是一个重要的外因。

“目前宜昌剧本杀市场竞争比较激烈,主要存在盗版这种恶竞争的压力。盗版工作室请人去别的店家参与游戏,通过拍照、转述等方式发行盗版剧本。2019年底我牵头在宜昌成立了剧本杀联盟,主要目的是通过联合剧本发行方采取法律手段,以及圈内联合抵制来打击盗版行为。”毛家俊表示。

主持人流动大也让店主很头疼。“主持人薪资不高,一般在3000-4000元之间,同时他们的家人也不太支持长期做,觉得这个工作不太稳定,”店主陈女士告诉记者。

但毛家俊依然对剧本杀的前景表示乐观。“这个游戏对年轻人的确很有吸引力。玩过这个游戏的人,大概率会推荐朋友来。有专家预计,2021年国内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超过150亿元,消费者规模或达941万。相信随着入局玩家的持续增多,宜昌剧本杀的热度也将持续提升。”(记者王红玉 实生杨莉媛 李治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