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中部某三线城市的在校大学生小朱,一个偶然的机会注意到停在路边的观致5,后者是“联动云”共享租车平台所投放的紧凑型SUV。从此,这种即时用车便成为他假期出行的主要方式。

联动云和观致汽车分别是宝能集团旗下共享出行公司及主机厂,内部协同则是观致汽车将触角伸向大学生群体,被称为“年轻人的第一台性能车”的主要原因。

共享汽车以外,宝能正在为观致汽车寻找其他出路。

120亿战投

6月15日,宝能汽车官微披露,当天上午宝能集团与广州开发区举行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据此宝能旗下宝能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总部将落户广州开发区,广州开发区国企将向宝能新能源汽车战略投资120亿元。

工商信息显示,宝能新能源汽车透过杭州诚茂投资有限公司,实益持有观致汽车有限公司63%股权。这意味着观致汽车也将正式投入广州国资委怀抱。

观致汽车创立于2007年,最早由奇瑞汽车与以色列集团旗下美国量子公司合资组建。2017年起,宝能陆续从奇瑞等方面收购观致汽车股权,包括以66.3亿元收购了51%的股份,并陆续增持至63%。

其中2018年宝能曾提出,未来三年集团或子公司每年从观致采购约10万辆汽车;这一年观致汽车同样喊出零售要达到8万辆的目标。

而从第三方统计数据看,2018-2020年观致汽车的销量分别约为6.2万辆、2.27万辆、1.4万台左右。市场分析亦指,2018年爆发式增长主要由于联动云采购用作共享汽车所致。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采购汽车后的联动云也持续处于扩张期,2019年7月新增车辆曾达1.4万辆。宝能同样将联动云及观致汽车业务应用于旗下包括云南腾冲等项目之中,形成集团内部更大范围的业务协同。

这种情况或许直到去年下半年才有所变化。

在去年9月观致7 SUV上市后,市场消息称,联动云“已基本不再采购观致品牌车辆”,并转向采购长安汽车。与此同时,宝能汽车方面对外透露,观致7的销量“全部为C端用户购车”。

这反映出经过近三年多的“内生式”增长后,宝能开始寻求一条市场化道路。一位市场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观致汽车本身的产品力没问题,品质还挺好的,但就是营销太差,市场认知有待提高。

另一位市场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宝能在2017年前后已为跨界汽车制造进行过诸多布局,包括落地汽车项目、挖角北汽高管等,所谋划的汽车销量远不止租车平台采购的数额,因而面向普通消费者是必然过程。

据不完全统计,宝能先后已在西安、昆明、杭州、广州、苏州昆山、贵阳、西安等地签约新能源汽车产业园或综合体项目,规划产能总计将为两三百万辆的量级。

其中,西安新能源汽车基地号称投资400亿元,总产能达100万辆,仅一期产能便达50万辆;广州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号称投资300亿元,首期规划产能40万辆汽车及相关配套项目。

寻找出路

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也曾对外释放造车的决心,表态从2018年起宝能连续五年每年投入100亿元,用于观致汽车新车研发。

某种程度上,宝能切入汽车赛道,正值国内新能源汽车蓬勃发展的阶段。由于高额补贴政策的刺激作用,新能源汽车吸引了包括造车新势力如特斯拉、小鹏、蔚来、理想等,互联网生态巨头如苹果、华为、小米、百度等,以及传统车企如上汽、长安、北汽、吉利等不同参与方。即便是房地产领域出身的恒大、宝能,也加入了这场角逐。

需要指出的是,汽车同样是资金密集型产业,融资能力成为造车势力的关键手之一。有数据指,特斯拉成立至今融资16轮,数额达200亿美元左右,蔚来则融资也接近百亿美元。反观宝能,作为非上市平台,宝能汽车鲜有披露融资情况。

今年2月下旬,宝能还曾传出大规模裁员、停发年终奖、停缴社保等流言,宝能汽车亦在其中。尽管宝能随后回应为组织结构优化升级举措,但它仍需向外界展示自己的财力,以证明有足够强的融资能力及充裕的现金储备用于包括旗下几大产业的发展。

实际上,过去三个月以来宝能已逐渐找到新的融资渠道,包括3月29日与眉山市人民政府、四川银行签订战略协议,据此四川银行将提供“全方位、多样化的金融服务”。

适时引入的合作方如今也包括广州开发区国企。根据6月15日签订协议,宝能新能源汽车集团计划落户广州开发区,建立集制造、研发、运营一体的新能源总部基地,广州开发区国企将战略投资120亿元。

上述合作是过往签订协议落实的结果。观点地产新媒体查询,早在2017年12月,宝能广州新能源产业园动工,当时宝能已宣布将新能源总部、整车及零部件研发中心、整车制造基地、销售物流中心等安家于产业园内。

对于广州开发区国企而言,战略入股逾百亿于宝能新能源产业园,与其说是主导了最新投资,毋宁说是代行使了广州的意志。

《广州市汽车产业2025战略规划》曾提及,到2025年汽车总产能达500万辆,力争产销规模居中国汽车制造基地第一。其中,广州开发区“十四五”期间也提出“万亿制造”计划,到2025年工业总产值拟突破1.4万亿元。

在宝能汽车之前,2019年6月,广州市人民政府也与恒大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据此敲定在南沙建设新能源汽车整车、新能源电池、电机研发生产三大基地。

这种地方政府引入合作发展产业的案例并不在少数:上海曾与特斯拉达成超级工厂落地的协议,去年9月上海国企平台还领投了威马汽车100亿元融资;去年10月,合肥国资平台向蔚来中国投资70亿元;今年1月底,珠海国资被传参投法拉第未来最新一轮融资。

而考虑到新能源汽车从研发到量产需耗时数年之久,有房企高层指出过其中的腾挪空间,包括协调银行给企业提供贷款,以及规划部分配套用地,使得这部分可售货值的盈利覆盖汽车的亏损。

“通过地产支持新产业发展,这种模式基本盈亏持平,或者略亏。”

获取国企战投资金后,宝能汽车在资金层面得到一定程度补充,对于汽车研发生产或具有促进作用。该公司对外提及,8月、10月将分别推出观致REV3,全新高端品牌及首款纯电动SUV(内部代号GX16)。有消息指,GX16计划11月量产。

随着各路资本的持续推动,新能源汽车又将迎开启新一轮投资盛宴。这是一个行业高景气的必要条件。

无独有偶,5月底,理想汽车创始人、CEO李想近日表示,公司不介意任何一种方式的融资,包括二级市场、银行贷款和发债等。然后,他说出了那句被多次转载的话:“钱当然是多多益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