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暑期的到来,飞猪又打出了一张新牌,试图在国内旅游市场中继续分羹。7月6日,飞猪宣布启动了大西北目的地IP的项目,还推出了超200条精品旅游线路,覆盖宁夏、陕西、甘肃、青海、新疆5个省域。与此同时,北京商报记者还了解到,在大西北之前,飞猪就已相继推出云南、川渝目的地IP。事实上,早在出境游火热时,飞猪也相继推出过芬兰目的地IP以及极地之旅等。而眼下,飞猪也只能深耕国内市场。目前,国内其他的在线旅游台也在聚焦国内旅游,并不断推出新的旅游产品,新一轮的抢夺客源大战又将拉开序幕。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虽然各有所长,但其实OTA台在国内市场的短兵相接已经不可避免,谁最终能够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还是要看各家OTA的“牌”是否能够更加贴合市场。

再打造目的地IP

面对火爆的国内旅游市场,飞猪又有了新的动作。在刚刚开始的暑期,飞猪就启动了大西北目的地IP的项目,意在从庞大的暑期旅游市场中分一杯羹。

据了解,在奇妙旅行节期间,飞猪将在宁夏中卫沙坡头旅游景区举办“大漠赫兹音乐节”。与此同时,针对房车旅行、亲子研学、网红目的地打卡等不同的消费需求,飞猪还推出了6款玩法各异的明星度假产品,上线了120余个酒店套餐,超200条精品旅游线路,覆盖宁夏、陕西、甘肃、青海、新疆5个省域。不仅如此,宁夏“星星故乡”数字文旅项目也正式启动。目前,宁夏旅游官方旗舰店现已上线飞猪,成为台上首个省级旅游官方旗舰店。

其实,一年来,飞猪已经在国内诸多目的地上做着布局。据了解,以川渝为例,飞猪除推介主题路线、官方玩法指南和直播外,还首创了“景点剧本杀”的玩法。同时,飞猪相关负责人还表示,云南和川渝目的地IP是以“超级目的地”的概念去做的,而这次大西北,则是上升到了目的地IP。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国内旅游的快速恢复,游客越来越青睐于更多新颖的目的地,而国内的各家旅企也在逐步把目光放在新目的地旅游产品的开发上。

疫情之下聚焦国内游

早在几年前,飞猪就在全球打造目的地IP,进入当时火热的出境游赛道中抢夺客源。但随着疫情这只“黑天鹅”的降临,出境游停摆,从而迫使各个旅企也只能是深耕国内旅游市场。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16年,飞猪就推出了芬兰“极光专线”。据了解,“极光专线”由飞猪和芬兰旅游局、芬兰航空独家合作推出,同时推出了极光专线9999元的青春版和12999元的豪华版两种机酒自由行套餐产品。

当时,这个国际IP也吸引了不少国内游客。飞猪数据显示,极光专线推出一年后,飞猪全台北极游的商品数翻了3倍,购买人次同比上升143%。

此后,飞猪紧接着又推出了极地之旅。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飞猪在2018船季南极游包船4个船期,组织了2000名游客赴南极。一年后,飞猪又推出了南极专线2.0,而此次飞猪又包船了5个船期,包含了新的航线、新的玩法。显然,飞猪的IP战略也给其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如今,尤其是在2020年疫情变化之后,出境游处于暂停状态,而国内旅游市场率先复苏,至此,飞猪又不得不把打造目的地IP的布局转向国内市场。

在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看来,目前,受全球疫情影响,出境游和入境游的这部分消费暂时是要向国内进行区域的转移,旅游产品也会向国内转移。同时,在这种背景下,国内的大旅游目的地引来了发展的机遇,各旅企都会非常重视国内大型目的地的开发。此外,为了要深度掌握目的地资源,各旅企就需要和政府进行品牌合作,这样不仅能够有效增强资源的力度,还能够强化在?线旅游台在消费者心目当中的权威度和影响力,所以更容易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暑期竞争日趋白热化

事实上,分食着国内旅游这块大蛋糕的OTA台并不在少数,各家旅企也都加紧布局国内市场,纷纷使出新招数招揽客源,就目前来看,国内旅游市场短兵相接的现象却已不可避免。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同程艺龙就于日打出了崭新的一张牌。同程艺龙在前不久正式宣布对爱电竞酒店的战略投资投资额数千万元,此次投资主要用于爱电竞酒店品牌形象升级、营销推广和门店扩张。而此举也正是同程在旅游市场逐渐“年轻化”时,吸引年轻旅游群体的一种手段。

同时,在“机+酒”自由行方面,同程也使出了“看家本领”。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继“空铁联运红色旅游”之后,同程航旅又在“航空+旅游”产业融合发展上继续深化,旗下湖南航空和同程旅游两大服务品牌日联合推出了主打“机+酒”自由行的“鸿鹄旅行家”产品。据悉,线路主要包括湖南航空通航的长沙、成都等网红城市,以及云南、新疆、青海等热门旅游目的地。

而另一边,携程更是持续深耕国内游市场。从去年10月底,携程就喊出了“深耕国内”的口号,然而距离该战略发布不到半年时间,又在今年3月初发布了“旅游复兴2.0”计划。不仅如此,携程又马不停蹄地接连与地方旅游局加紧签约,其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捆绑地方旅游资源,为市场增加新的产品供给。同时,面对暑期市场,携程也同样上线了暑期盲盒等活动。日,携程还在金寨落地了首个度假农庄,布局乡村旅游的赛道。

各家旅企也是在用不同的方式来解读国内旅游市场,加速旅游产品的创新,来进一步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由此可以预见,各旅企势必会在暑期来一场“血拼”。

“在未来,有可能像这些大的国内目的地会越来越吃香,也会变成OTA在疫情防控新常态下竞争的主要战场。”杨彦锋还谈道,“未来谁能和政府的目的地资源推广结合得更紧密,能够探索出更好的政府推广目的地并取得成效,使消费者取得实惠,台也会有深入的产品供给这三方共赢的局面,谁就有可能在这个大的国内目的地竞争当中取得先机。”

在业内人士看来,原来主要靠出境游来维生的大部分旅企如今也都在深耕国内,然而,国内旅游市场这块大蛋糕该怎么分、未来每家能够分得多少,还是要看各家旅企对未来的规划以及对旅游产品的创新是如何的。(记者 关子辰 吴其芸)